美媒爆料伊朗上校系以色列所杀以方否认:有损信任

  几天前,伊朗“圣城旅”的一名上校萨伊德·霍达伊(Sayad Khodayee)在德黑兰街头被枪杀,虽然伊朗笃信这是以色列所做的“恐袭”,但以方却没有对此事负责。然而,《》25日爆料称,以色列官员秘密地对美官员表示,此次刺杀是以色列所为,目的是为了“警告”伊方一个名为“840小队”的秘密组织应当停止行动。按照以方的说法,霍达伊是这个小队的副指挥官。

  《》的爆料引起以色列官方不满。以色列议会一名重要议员否认了该报报道,并称这种信息披露会损害以美之间的信任与合作。

  据《》5月25日报道,伊朗“圣城旅”上校萨伊德·霍达伊的葬礼当地时间5月24日在首都德黑兰举行。成千上万的哀悼者挤满了墓地周围的街道,他们高呼“以色列去死”,并呼吁为霍达伊报仇。

  “圣城旅”是伊朗革命卫队(IRGC)中负责伊朗境外行动的重要特种部队,而“圣城旅”和革命卫队的指挥官均出席了葬礼,这暗示了霍达伊身份的重要性。

  据伊朗官方媒体报道,50岁的霍达伊于当地时间5月22日在德黑兰街头遭到枪杀,当时两名骑摩托车的枪手接近他的汽车并向其开了五枪。伊朗官方认定这是一起,并将此次刺杀行动归咎于以色列,因为这符合以色列既往策划的暗杀行动的特征。

  伊朗革命卫队总司令侯赛因·萨拉米将军周一发表演讲说:“我们将使敌人为此感到后悔,敌人的任何邪恶行为都会得到回应。”而伊朗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马吉德·米拉赫马迪(Majid Mirahmadi)表示,这起杀戮“绝对是以色列所为”,并警告说,伊朗此后将进行严厉的报复。

  但“一名了解机密简报的情报官员”对《》表示,以色列已告知美国官员称,暗杀霍达伊是以方所为。《》并未说明这名爆料的官员是以方还是美方的。

  顺便一提,美国总统拜登于5月24日决定不把伊朗革命卫队移出恐怖组织名单,并称这是美方“最终决定”。分析人士称伊核协议谈判或将变得更复杂。美国对于革命卫队的定性,一直是伊核谈判迟滞不前的症结所在。

  《》同样称,一些与政府关系密切的伊朗分析人士表示,这次暗杀“在一个微妙的时刻”发动,旨在破坏核谈判,并破坏伊朗和美国可能就革命卫队问题达成共识的任何可能性。

  按照《》的说法,以官员告诉美国官员,这次暗杀是为了“警告伊朗停止‘圣城旅’内一个名为 ‘840小队’(Unit 840)的秘密组织的行动”;以色列政府、军方和情报官员认定,“840小队”的任务是在世界各地绑架或暗杀外国人,其中包括以色列平民和官员。

  以色列官员表示,霍达伊上校的身份正是“840小队”的副指挥官,并且参与到跨境行动中,包括在以色列进行的秘密行动。

  据爆料,霍达伊负责“840小队”在中东和伊朗的行动,并在过去两年中参与了针对以色列人、欧美平民以及哥伦比亚、肯尼亚、埃塞俄比亚、阿联酋和塞浦路斯政府官员的未遂事件。

  按照伊朗方面的描述,霍达伊上校十几岁时就加入了革命卫队,是两伊战争中的士兵,并继续在“圣城旅”与国恐怖组织的战斗中发挥重要作用。

  据《以色列时报》(ToI)5月26日最新报道,多名以色列官员今天对《》的报道感到愤怒,以色列议会(Knesset)的一个重要委员会警告称,此类泄密可能会损害美以合作。

  “这(泄露)损害了信任,”以色列议会外交和国防委员会负责人拉姆·本·巴拉克(Ram Ben Barak)今天上午接受以色列一个广播电台采访时说。

  “以美之间有密切的关系和很多合作,这都依赖于信任,当它以某种方式被违反时,就会损害未来的合作,”他说,“我希望美方调查此次信息泄漏,并弄清楚消息源自哪里,以及这为什么会发生。”

  本·巴拉克表示,这不是美方第一次信息泄露了。他不希望这种泄漏其实是美方的策略。

  本·巴拉克还是以色列情报组织摩萨德的前副局长。他否认了《》的报道。“据我所知,我们没有告诉任何人,或者对任何事负责,”本·巴拉克又补充了一句,“这样是最好的(and that is for the best)。”

  今天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一名上校在德黑兰街头遭枪杀,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表示该事件是一起。目前暂无组织或个人宣称负责。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发言人汪文斌表示,中方注意到有关报道,中方反对任何形式的恐怖行径,支持伊方为维护国家安全稳定所作努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