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慧被执行死刑回看她悲催的一生:硕士毕业、离婚、被单位开除

2021年12月10日,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法定程序对向慧执行死刑。

向慧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为何她会走上犯罪的道路?为何她会蓄谋已久杀死自己的同乡校友――女法官周春梅? 女法官牺牲前的最后一句话是:“即便我死了,你的事情也是不可能的。” 到底是什么事情,什么原因引发了这个血案?

2021年1月12日早上7时许,法官周春梅准备去上班,她从小区电梯间进入地下车库,突然一名保洁冲上去将周春梅扑倒在地,用随身携带的单刃刀朝周春梅头、颈部连刺数刀,致周春梅右侧颈静脉破裂大失血。

蹊跷的是,这名保洁1月4日才刚刚应聘到物业公司,工作仅仅8天,就发生了这桩血案,她与周春梅有什么深仇大恨?难道,这是蓄意谋杀?

民警第一时间赶到现场,45岁的被害人周春梅已无生命体征,44岁的犯罪嫌疑人向慧被当场抓获。据初步调查,向慧和周春梅是同乡,向慧因向法院提起诉讼,请周春梅为其打招呼被拒,因而心生怨恨,行凶报复!

向慧和周春梅是同学,也是老乡,两人都来自湘西龙山县,而且,两人都在湘潭大学读过书,都是硕士学历,毕业后均留在省城打拼,因所学专业不同两人也走上了不同的事业岗位。

周春梅:出生于1976年1月,党员,法学硕士,2003年研究生毕业后进入湖南高院,先后在纪检组、民一庭工作,2016年5月任审监一庭副庭长。2020年2月晋升为三级高级法官。

向慧:生于1977年,比周春梅小一岁,湘潭大学机械工程专业硕士毕业,拥有一级造价工程师证,2000年8月,向慧入职上市国企湘邮科技,开始在岳阳公司工作,后来被调至长沙公司。

2012年12月10日,向慧与单位续订劳动合同,拿到了一份无固定期限合同。

向慧工作18年,拿过三项国家专利 ,在一段时间里,向慧被从研发岗位调至专利部门,甚至是售前技术员,这使她觉得自己是大材小用,她是一级造价工程师,却在一些负责杂活的岗位工作,因此向慧心里很郁闷。

2017年,向慧的工资定级为5级,定岗定薪标准为78000元;2018年,向慧的定岗定薪标准为84000元。

但在一段时间里,她还是逐渐被边缘化,拥有一级造价工程师资质的她后来被调到了公司内部负责专利的部门,甚至是售前技术员、干杂活的岗位。

但事实上,向慧做得还不错。向慧在负责专利部门期间曾获得多项专利。“天眼查”显示,2015年至2016年间,与向慧关联的专利共有三项,向慧为其中两项的独立发明人——“一种快递信息处理系统”和“一种邮件收件方法”。

2019年3月11日9点,向慧因对公司岗位调整不满,在公司办公楼6楼办公室内用擀面杖将公司副总祝某的头部打伤。“那根擀面杖是她放在办公室放松按摩用的” 。同日,向慧在公司的钉钉员工群、羽毛球群、瑜伽交流群发表了其对公司领导的负面评价。

2019年3月26日,向慧被释放的第二天,给湘邮科技领导发送邮件,请求请病假或者事假一个月。对方告知她,如果要休假须在提交请假条时附带相关病历资料,请公司领导审批,否则按旷工处理。

2019年4月,向慧与祝某就打人事件达成和解协议书,按要求向祝某道歉、并且支付了医药费9000余元和精神损失费2万。(和解协议约定精神损失赔偿4万元,向慧无力支付,剩余2万元从工资里扣。)公司领导口头许诺让其重新上岗。

可没想到,承诺的第二天,公司以殴打同事、散布领导不实言论为由,要与向慧解除劳动合同。

向慧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仲裁委员会于2019年9月16日裁决:被告支付原告年休假工资5400多元,并对其他请求不予支持。

2019年12月30日,法院一审认为,向慧违反公司规定,公司与其解除劳动合同并无不当,判决湘邮科技须支付对方工资43000余元及未休年假工资9400余元。但对于向慧所提出的补助等请求法院对部分内容不予支持。

向慧对于一审结果表示不服,提出上诉,要求湘邮科技支付工资65000余元,并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并补发工资、餐补、未休年假工资等。

向慧对待这起劳动纠纷案非常认真,这份国企的工作对她而言也非常重要。“那是那个年代的人的一种错觉,她就觉得那是国企。” 向慧妹妹说。

向慧是家庭唯一的就业人口,由于长期遭受湘邮科技的不公正对待,向慧一直处于非正常的低收入水平,2013年还被纳入长沙市低收入家庭,2018年被纳入湘邮科技困难职工家庭,一旦失业,势必让家庭生活更加艰难。

值得一提的是,可能双方性格不合,向慧在结婚后不久就闹离婚,而且在离婚时,由于她缺乏经济能力 ,儿子一直由男方扶养。

一审判决后、二审判决前,也就是2020年初,向慧发现自己的老同学周春梅在湖南高院任职后,便以看望孩子为由,在水果盒子里夹了两万元和一个金手镯。

周春梅发现这些财物后,多次让向慧来把东西拿走,但都被向慧拒绝了,于是周春梅带着同事亲自将这些物品退了回去。

而向慧也多次纠缠周春梅,用尽各种手段,希望能给自己的官司打个招呼,帮个忙,但周春梅认为向慧说的案件,在法律与道德上,是完全不占理的,因而拒绝了。

随后不久,向慧就收到了法院驳回再审的裁判结果,陷入绝望的向慧因此对周春梅怀恨在心,认为作为老同学和同乡,周春梅太无情无义,一点举手之劳都不愿意帮忙,因此起了报复杀人的心思。

2021年1月4日,向慧为了靠近周春梅,应聘到周春梅所居住小区,谎报自己初中毕业,做了一名保洁员,利用几天的时间盯梢摸清了周春梅每天上下班的情况,最终在1月12日的早上,在地下车库杀害了毫无防备的周春梅。

酿成这起悲剧的原因,就是向慧偏执的性格,而生活中的种种不顺,婚姻失败、事业下滑甚至失业、官司失败、求情被拒,这些都是压垮她的那些稻草。

其妹妹说,姐姐从单位离职后,短短几个月就通过了司法考试,拿到了法律职业资格的C证,因此,在法庭上,她并没有请辩护律师。

“她为人自尊自爱,从不贪便宜,即使亲戚送她两块腊肉,她也要付钱。”其妹妹说,向慧在单位也属于元老了,平时自尊自爱自强,对待单位的赔偿,不是自己的,她一分也不会要,是自己的,她会极力争取。

“单位说她有问题,可为何还要刺激她?”其妹妹说,当时警方并不想行政拘留姐姐,是其单位执意要这么做。

“单位如果不是承诺她继续上岗,怎么会和她签协议说赔偿从以后工资里面扣?”

可以说,单位的步步紧逼,使向慧陷入了低谷,而官司的一再驳回,让她崩溃绝望,一个中年女人,没有婚姻,没有工作,她把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老同学上,期望在法院工作的周春梅,能给自己的官司一些帮助 ,然而,她却一次次被拒绝,面对生活,她已然没有了勇气,最终,她把这一切不如意都化为仇恨,报复在了周春梅身上。

2021年4月9日上午,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向慧涉嫌故意杀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进行公开开庭审理。

2021年5月19日,湖南长沙中院公开宣判了女法官周春梅遇害一案。判处向慧死刑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方3.8万余元。

向慧闻听死刑,痛哭不已,两腿瘫软,被法警架着离开,看似可怜之人,确实有可恨之处!

一个冷酷无情的单位,对一个工作了20年的员工步步紧逼,把她逼上了绝路,但不管怎样,生活不如意、心理失衡、被仇恨蒙蔽,都不能作为使用暴力伤及他人的理由,更不能作为挑衅司法权威的理由。

向慧的妹妹不忍心看姐姐一直打官司,她曾经让向慧离开长沙来找自己,“她性格太要强,太聪明,太认真了。我给她几万一个月她都不来的,太要强了。她就是想不开了。我给她钱她都不要,都退给我。”

其实,向慧凭借着聪明和才能,或许转身离开单位就是最好的结局,她完全可以再拼出精彩的人生和事业,但她的思想顽固,个性偏执,在与人交往方面存在障碍,加之其对公司的诸多怨愤,最终导致悲剧发生。

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借口剥夺他人的生命,挑战法律的底线,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周春梅的丈夫与其结识于湘潭大学,是硕士研究生时候的师兄妹,毕业后在中南大学法学院教书,职称是副教授。而周春梅则进入湖南高院工作。

两个人都是法律人,有着共同的兴趣和话题。两个人都很上进,是法学界的神雕侠侣。

周春梅不仅工作上很努力,生活上也是一个很顾家的人,“她丈夫属于那种很有学术理想的人,两个人结婚以后,她丈夫中途有一段时间去了外地读博士,她真的就一个人撑起了家里,当时她孩子还小,上面还要照顾老人,看着都累。”

这期间,有一次周春梅的儿子发了高烧,她连续几晚熬夜照顾,等孩子熟睡才开始忙工作;周春梅怀二胎时,已是高龄产妇,但还是加班加点工作,生女儿前,她连夜参与一起调解工作,因身体劳累导致女儿早产。

而这场蓄意谋杀,使周春梅的生命停留在45岁,她牺牲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即便我死了,你的事情也是不可能的。”

周春梅身后留下两个孩子,儿子16岁,小女儿还不到3岁。她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定格在2021年1月9日,分享的是女儿的照片,配文是“路过施工地,小妞看到两辆挖机:‘一个挖机在工作,一个挖机在睡觉,还没起床!”

她的大儿子今年刚上高一。之前他一直觉得妈妈对他要求太严格,如今很后悔没多听妈妈的话,想跟妈妈说句对不起。他原本打算学理科,但妈妈的事情发生后,他打算学法律,“想把妈妈没做完的事继续做下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